明史上最短命的天骄明光宗,明末宫廷盛名的

问题:明史上最短命的皇帝朱常洛,为何登基一月就撒手人寰?

在封建王朝中,确立王朝的继承者是头等大事,被称为“立国本”。
明朝立储的原则是有嫡立嫡,无嫡立长。到了明神宗时期,神宗的嫡妻王皇后无子。

回答:

图片 1

“一月天子”明光宗朱常洛。

万历十年,宫女王氏为神宗生下庶长子朱常洛;万历十四年,神宗最宠爱的郑贵妃为其生下庶次子朱常洵。在立长还是立爱的问题上,明神宗和朝臣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斗争,从万历十四年闹到二十九年,朱常洛已经二十岁,才被册立为太子,朱常洵也被封为福王。

他的上一任就是创不上朝时长纪录的万历皇帝,自然对他关照不多。熟悉明史的都知道“争国本”事件,他的太子地位也可以说是岌岌可危。

然而波诡云谲的明争暗斗并未结束,并因此延伸出了明末著名的“梃击”“红丸”“移宫”三大案。

1620年7月21日,这位皇帝在没日没夜的心惊胆战中熬死了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爹,告别了压抑已久的日子,正准备在文官集团的姿瓷下大干一番。

“梃击案”

他老子死前留下了一道不合礼法的遗诏:尔母皇贵妃郑氏,侍朕有年,勤劳茂著,进封皇后。等到要落实的时候礼部右侍郎孙如游(东林党人)驳回。

万历四十三年五月初四,一个乡村莽汉手持枣木棍冲进皇宫,见人就打,一直闯入皇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庆宫,打伤守门的内官,最后被内官们捉住。一开始,这个莽汉显得疯疯癫癫,只说自己名叫张差,其他一切不肯交代。

郑贵妃开始慌了。他知道文官集团不待见自己,于是她一边拉拢朱常洛最亲近的李选侍,一边给朱常洛进献美女。

后来,经过文官们的反复审讯,张差招出是同乡马三道、李守才让他跟一个不知姓名的太监进京,说事成之后给他几亩地种。进京后他被带到一条不知街名的大宅院,里面一个太监鼓动他闯进宫门,对他说,撞着一个,打死一个,如果能打着小爷就吃穿不愁了。这个轰动性的供词明神宗便命刑部18位官员会审张差。张差再次供出那个带他进京的太监叫庞保,住大宅院的太监叫刘成,马三道、李守才常往庞保那里送炭,是庞保和刘成两人让马、李二人逼着他打进宫中。

《明史》和《国榷》记载是8人,《明史纪事本末》上是4人。自此“上疾始惫”,“退朝内宴,以女乐承应”,“一生二旦,俱御幸焉”。

图片 2

郑贵妃指使崔文升以掌御药房太监的身份向皇帝进“通利药”,即大黄,一种泻药,据说是对症。

上述供词一出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因为这庞保和刘成都是神宗的宠妃——郑贵妃宫中得宠的太监,所谓“梃击案”越来越像一个巨大的政治阴谋。文官集团纷纷上书,要求彻底追查此事,一定要搞清郑贵妃及其兄弟郑国泰有无参与此事,神宗父子也陷入了尴尬的境地。最终,神宗居中调和,郑贵妃向太子朱常洛表示自己受了冤枉,绝对没有谋害夺嫡之意。朱常洛或出于真心,或迫于神宗的压力,也公开向文官们表示不相信“梃击案”和郑贵妃有关,希望不要再“离间”父子之情。最终,神宗下令把张差处死,马、李二人流放远地,庞保、刘成在后宫杖毙,闯宫大案就此终结。

但是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,接下来的一天朱常洛连泻三四十次,基本衰弱的爬不起来。就在太医束手无措之际,鸿胪寺丞李可灼献上“仙丹”,“圣体用药后,暖润舒畅,思进饮膳。”本来后事都交代好了的朱常洛内心又重新燃起生的希♂望,命李可灼再进一粒。尽管御医们都表示反对,但是朱常洛坚持要再服一颗。

“红丸案”

第二天就死了。

万历四十八年,神宗病死,经历了多年胆战心惊生活的太子朱常洛即位称帝,是为明光宗,改元泰昌。即位之初,光宗一反神宗大肆敛财的做法,两次发内帑共计160万两,赏赐辽东及北方的前线防军,以振奋军心。接着,光宗又下诏撤回万历末年激起多次民变的矿监和税监,同时重新启用一批在万历年间因上疏言事而遭贬谪处罚的大臣。光宗这些行动令文官集团欢欣鼓舞,一个崭新的政治局面似乎马上就要在朝廷出现。

评价:

然而神宗之死,新皇即位,让当年宠冠后宫的郑贵妃惶惶不可终日,毕竟“国本之争”和“梃击案”,她都隐隐站在了光宗的对立面,涉及皇权的争夺。

夫官天下者,寿在令名;家天下者,寿在长世。神皇即不豫,何难四十日留也。使帝之出震未及而干蛊,莫施天下之事将不可知。然则我国家亿万年无疆之祚,皆帝四十日之所延也。帝之功德又岂但在普天之思慕已哉,天眷宗社不虗也。”——《明实录》

为了保全性命和地位,郑贵妃想方设法地讨好光宗,她一面拉拢光宗宠幸的美人李选侍,一面进献美女以讨光宗欢心。历来备受冷落、供奉淡薄的光宗不免贪淫纵欲,起居无节,本来就因为生活压抑而虚弱的身体,终于元气大伤,卧床不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