琉球王国是怎样变为日本冲绳的,明清时期的藩属国

图片 1

琉球王国是怎样变为日本冲绳的

公元1372年,琉球三国明确表示向明朝政府称臣,正式成为明朝的藩属。几年之后,中山国灭了其他两国完成统一,中山国国王被明政府册封为琉球王,成立了历史上的琉球国。1879年,日本增派了450名军人和160名警察,镇压了琉球”藩王”,并将王室强行迁移到东京。琉球国从此变成日本政府直辖下的冲绳县。

琉球国从明代起即为中国藩属,历代琉球国王均经中国册封,并向中国进贡。鸦片战争之后,中国实力衰落,1879年,琉球王国被日本兼并,设为冲绳县。

日本看上了中国的藩属国琉球王国

日本看上了中国的藩属国

据《古春风楼琐记》记载,琉球国位于福建以东的海上,《隋书》中称为”流求”,《元史》中写作”瑠求”。据说该岛被波涛汹涌的大海包围着,最初有一对夫妇住在岛上。他们搬土运石,种草植树,繁衍后代。后来岛上的人多起来,人们就选出了第一位领袖”天帝子”。相传天帝子育有三男,长子天孙氏被立为国君,传国二十五世后被叛臣利勇所杀。后有尊敦起兵诛灭了利勇,被拥立为君,称舜天王。这一事件大约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宋朝。元朝末年,琉球分裂为三个各自独立的国家:中山、山南和山北。其中,以中山国的势力最为强大。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琉球三国都是与日本历代政权平等交往的国家。公元1372年,明政府派杨戴出使琉球三国,分别册封了三国国王。琉球三国也明确表示向明朝政府称臣,正式成为明朝的藩属。几年之后,中山国灭了其他两国完成统一,中山国国王被明政府册封为琉球王。

据《古春风楼琐记》记载,琉球国位于福建以东的海上,该岛被波涛汹涌的大海包围着,最初有一对夫妇住在岛上,他们搬土运石,种草植树,繁衍后代,后来,岛上的人多起来,人们就选出了第一位领袖“天帝子”。

此后,琉球国一直按照明朝的典章制度隔年进贡,谨守臣节。明朝灭亡后,琉球继续与清政府保持了藩属关系。清军入关不久,琉球国王尚贤就派遣使者金应元前来请求册封。由于琉球使者没有携带明朝政府的册封印信,因而请封未成。此后恰逢尚贤去世,于是改由其弟尚质继续上表请封,后来琉球国王被清廷册封为琉球国中山王。康熙元年,又改封琉球国王。此后百余年,琉球不断遣使进贡,历任琉球新王即位时都要遣使请封,从未间断。

相传天帝子育有三男,长子天孙氏被立为国君,传国25世后被叛臣利勇所杀,后来尊敦起兵诛灭了利勇,被拥立为君,称舜天王,这一事件大约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宋朝。

但是,明朝册封琉球200多年后,日本看上了琉球王国。1609年,日本军阀丰臣秀吉率军侵略朝鲜,派萨摩藩诸侯岛津氏向琉球敲诈钱财,遭到琉球国王的拒绝。岛津氏遂率军攻打琉球,俘虏了琉球国王尚宁,逼其写下誓文,每年向萨摩藩输粮8000石。日本将历史上的侵略视为”上贡”,并以此证明琉球一向是日本的”藩属”。

元朝末年,琉球分裂为三个各自独立的国家:中山、山南和山北。其中,以中山国的势力最为强大,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琉球三国都是与日本历代政权平等交往的国家。

1868年,日本维新政府的”太政官令”传达到了琉球,将琉球王国置于日本鹿儿岛县的管辖之下,随后又将其改为政府直辖地。1872年10月,借明治天皇亲政之机,鹿儿岛县秉承明治政府的旨意,令琉球王子伊江等人进宫朝拜。伊江等人从鹿儿岛乘船出发,先抵达品川,后进宫朝拜。当时,琉球的贺表上写的本是
“琉球国王尚泰”,而日本外务省擅自去其国号,改为”琉球尚泰”。明治天皇下诏将琉球王室”升为琉球藩王,叙列华族”。第二年,又下诏书命琉球受内务省管辖,租税上缴大藏省,将其纳入日本内政的轨道,而这一切都没有获得琉球国的同意。

1372年,明廷派杨戴出使琉球三国,分别册封了三国国王,琉球三国也明确表示向明朝称臣,正式成为明朝的藩属。几十年之后,中山国灭了其他两国,完成统一,中山国国王被明廷册封为琉球王。

日本借琉球事件出兵台湾

此后,琉球国一直按照明朝的典章制度隔年进贡,谨守臣节。明朝灭亡后,琉球继续与清廷保持了藩属关系。琉球国王被清廷册封为琉球国中山王,康熙元年又改封琉球国王。

就在日本加紧控制琉球的时候,”牡丹社事件”为日本人彻底占领琉球并染指台湾找到了借口。

但是,明朝册封琉球200多年后,日本看上了琉球王国。1609年,日本军阀丰臣秀吉率军侵略朝鲜,派萨摩藩(注为日本古时藩阀属地,位于九州西南部,即今天的鹿儿岛县的北半部)诸侯岛津氏向琉球敲诈钱财,遭到琉球国王的拒绝。岛津氏遂率军攻打琉球,俘虏了琉球国王尚宁,逼其写下誓文,每年向萨摩藩输粮8000石。

1871年11月27日,66名前往中国进行朝贡和贸易的琉球人,在回国途中因遇到大风,船舶漂流到了台湾,被不明就里的台湾土著牡丹社民误认作敌人,杀死54人,另外12人被清政府护送回国。”牡丹社事件”的当事人一方是中国子民,一方是中国藩属国的臣民,本与日本无关,但日本却蓄谋吞并琉球,并借机插手台湾。

1868年,日本维新政府的“太政官令”传达到了琉球,将琉球王国置于日本鹿儿岛县的管辖之下,随后又将其改为政府直辖地。1872年10月,借明治天皇亲政之机,鹿儿岛县秉承明治政府的旨意,令琉球王子伊江等人进宫朝拜。

1873年日本使者副岛种臣和柳原前光来到中国,他们本是来换取3年前与清政府签订的《天津修好条约》和《通商章程》文件的。但到达北京后,副岛种臣前往礼部商讨觐见同治皇帝的礼节,而副使柳原前光则前往总理衙门,拜见了办事大臣毛昶熙和董恂。他分别与两位大臣谈起了不久前发生的台湾土著杀死琉球人的事件。毛、董二人在谈话中无意流露出”杀人者皆属‘生番’,系化外之民”的意思,结果被日本人抓住了话柄,强词夺理地说这些”化外之民”不归中国政府治理,进而表示否认台湾是中国的领土,为”代表”琉球出兵台湾找借口。

伊江等人进宫朝拜时,贺表上写的本是“琉球国王尚泰”,而日本外务省擅自去其国号,改为“琉球尚泰”。明治天皇下诏将琉球王室“升为琉球藩王,叙列华族”。第二年,又下诏书,命琉球受内务省管辖,租税上缴大藏省,将其纳入日本内政的轨道,而这一切,都没有获得琉球国的同意。

就在清政府对日本的侵略意图疏于防范的时候,日本人的侵略行动已经开始了。日本先派海军将领桦山资纪和水野遵到台湾秘密考察,后以陆军中将西乡从道、大藏卿大隈重信为侵台军政长官,出兵台湾。此时的日本毕竟还是羽翼未丰,因此向美国寻求帮助。而刚刚从南北战争的硝烟中走出来的美国也正伺机向外发展。与日本一拍即合的美国,派遣驻厦门兼台湾领事李仙得等人为顾问,租借美国邮船”纽约号”,随同日军出兵台湾。

日本借琉球事件出兵台湾

不料,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得知了此事。他担心美国卷入中日冲突会打破力量平衡,破坏英国在远东的利益,因此向美日两国政府提出了抗议。迫于英国的压力,美国只得宣告中立。但日本政府仍派兵3000人,伙同美国顾问于1874年四五月间在台湾琅峤登陆。

就在日本加紧控制琉球的时候,“牡丹社事件”为日本人彻底占领琉球并染指台湾找到了借口。

此时,清政府从威妥玛口中得知了日本侵略台湾的消息,但仍未对台湾局势引起足够的重视,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”以夷制夷”上,寄希望于外国干涉。由于清政府的消极防御政策,日军在琅峤登陆得逞,15天后进攻了牡丹社,杀死台湾同胞30余人,并将社内房屋全部焚毁。李鸿章在相继得到英、德、美等国的报告后,才确信日本已出乎他的意料进犯台湾,遂大骂日本人背信弃义。但由于此时西北有浩罕国军官阿古柏侵略新疆,沙俄又乘机出兵占领伊犁,清政府无法集中精力处理日军侵台之事。因此,李鸿章决定使用和平手段处理台湾事件。不过,与以往历次与西方列强屈膝妥协的屈辱外交不同,这次使用了以武力为后盾的实力外交手腕。

1871年11月27日,66名前往中国进行朝贡和贸易的琉球人,在回国途中遇到大风,船舶漂流到了台湾,被不明就里的台湾土著牡丹社民误认作敌人,杀死54人,另外12人被清政府护送回国。“牡丹社事件”的当事人一方是中国子民,一方是中国藩属国的臣民,本与日本无关,但日本却蓄谋吞并琉球,并借机插手台湾。

《北京专条》给琉球亡国埋下祸根

1873年,日本使者副岛种臣和柳原前光来到中国,他们本是来换取3年前与清政府签订的《天津修好条约》和《通商章程》文件的,但到达北京后,副岛种臣前往礼部商讨觐见同治皇帝的礼节,而副使柳原前光则前往总理衙门,拜见了办事大臣毛昶熙和董恂,并分别与两位大臣谈起了不久前发生的台湾土著杀死琉球人的事件。毛,董二人在谈话中无意流露出“杀人者皆属‘生番’系化外之民”的意思,结果被日本人抓住了话柄,强词夺理地说这些“化外之民”不归中国政府治理,进而表示否认台湾是中国的领土,为“代表”琉球出兵台湾找借口。

1874年5月,清廷命船政大臣沈葆桢以巡阅为名,率兵到达台湾,企图在悄无声息间解决问题。随后,清政府又派福建布政使潘霨协同沈葆桢处理台湾事务。沈、潘二人到达台湾后,在军事上展开了部署。此时,在台清军共有一万余人,但由于李鸿章一味力图不战而屈人之兵,不但使清军丧失了战略主动,而且使得日军得寸进尺,攻破了18个番社。早已到达上海的日本驻华公使柳原前光为了等待前方消息,以日本政府的台湾问题全权大臣是在台湾的西乡从道为理由,拒绝与清政府谈判。

就在清政府对日本的侵略意图疏于防范的时候,日本人的侵略行动开始了。日本先派海军将领桦山资纪和水野遵到台湾秘密考察,后以陆军中将西乡从道、大藏卿大隈重信为侵台军政长官,出兵台湾。此时的日本毕竟还是羽翼未丰,因此向美国寻求帮助,而刚刚从南北战争的硝烟中走出来的美国也正伺机向外发展,因而与日本一拍即合。很快,美国派遣驻厦门兼台湾领事李仙得等人为顾问,租借美国邮船“纽约号”,随同日军出兵台湾。

其实,在台驻军良久的日军,因水土不服,经常遭受高山族同胞的突袭,伤亡已达全军的1/3。但西乡从道仍不示弱,一再宣称还要派大部队来;而李鸿章也丝毫没有退缩,宣布打算增兵两万,迫使日本不得不转向与清政府进行谈判。

不料,英国驻华公使成妥玛得知了此事,他担心美国卷入中日冲突会打破力量平衡,破坏英国在远东的利益,因此向美日两国政府提出了抗议。迫于英国的压力,美国只得宣告中立,但日本政府仍派兵3000人,伙同美国顾问,于1874年四五月间在台湾琅峤登陆。

9月1日,日本内务卿大久保利通来到中国。大久保利通向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和美国驻华公使忻敏求助。在他们的调停下,清政府答应给日本抚恤银10万两,在台建筑费40万两,先付10万,其余40万在12月20日日本退兵后支付。10月31日,中日双方签订了《北京专条》3条,在英国的支持下,日本敲诈清廷的阴谋得逞。但李鸿章为清政府与日本签订的《北京专条》却埋下了一个隐患,那就是,承认了日本为被杀的琉球人出兵的合理性,这就等于隐约承认了琉球是属于日本的,将琉球这个一直依仗中国扶持的小国推到了日本的魔爪之下!另一个害处则是使得西方列强更加蔑视中国,将洋务运动在列强心目中建立的自强形象损失殆尽。最大的受害者则是琉球。

此时,清政府从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口中得知了日本侵略台湾的消息,但仍未对台湾局势引起足够的重视,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“以夷制夷”上,寄希望于外国出面干涉。由于清政府的消极防御政策,日军在琅峤登陆得逞,15天后进攻了牡丹社,杀死台湾同胞30余人,并将社内房屋全部焚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